2020年10月28日 | 作者:李宗剛 |  點擊數: |

朱德發(1934-2018),男,山東蓬萊(今屬煙台市)人。1951至1960年,在蓬萊從事教育工作;1960年,入曲阜師範學院(今曲阜師範大學)中文系學習;1964年大學畢業後,被分配至山東師範學院(今山東師範大學)中文系,從事中國現代文學專業的教學與研究工作。1985年晉升為副教授,同時開始指導碩士研究生;1987年破格晉升為教授;1992年,被蘇州大學聘為兼職教授;1994年,被南京大學聘為教授;1995年,被蘇州大學聘為中國現當代文學專業博士研究生導師;1998年,被山東師範大學聘為博士研究生導師。

朱德發先生曾任山東師範大學語言文學研究所所長兼中文系副主任、山東師範大學學位評定委員會副主任、《山東師範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編委會副主任、山東省重點學科學術帶頭人、中國現代文學研究會副會長、山東省中國現代文學學會會長、山東省茅盾研究會會長、山東省比較文學研究會副會長、山東省華夏文化促進會副會長、山東省作家協會主席團成員等。他於1988年、1995年兩度被評為山東省專業技術拔尖人才,1992年被批准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1993年獲得由曾憲梓教育基金會頒發的高等師範院校教師獎二等獎,2003年獲得由教育部評選的“國家級教學名師獎”,這是山東省省屬高校第一個獲此殊榮的教師,2008年榮獲山東省社會科學突出貢獻獎,2009年被聘為山東師範大學國家重點學科資深教授。

朱德發先生著述甚豐,亦富有創新性,堪為中國改革開放40多年來學術發展的真實寫照。他發表在《中國社會科學》《文學評論》等重要學術期刊上的論文多達200餘篇,不僅數量多,而且影響大。從1979年參與編寫《中國現代文學史》(山東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起,他以不同形式出版的著作共計40餘部。

朱德發先生的學術成果先後獲得省部級優秀科研成果獎和文藝評論獎近30項。其中,教育部優秀科研成果(人文社科類)二等獎3項,山東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等獎4項、二等獎9項、三等獎4項。此外,獲有山東省文藝評論獎、山東省劉勰文藝評論獎、山東省泰山文藝獎等多種省級獎項。

從小學講台到大學講壇

1934年,朱德發先生出生在山東蓬萊一個依山傍水的小村裏。這裏的地域文化獨特且深厚,那些自古流傳的神話故事、民間傳説,滋潤着他那顆套縛着人生重軛的心,使其在土地之外幻想着那個“八仙過海”的美妙境界,渴求在“各顯神通”中實現自我價值。

朱德發先生在動盪的年代、艱苦的歲月中讀完小學,並在1951年有幸成為一名小學教師。在任教期間,朱德發先生憑着一股不甘人後的犟勁,硬是在較短的時間裏,修完了中師的課程,成了業務上的骨幹。他先是任“完小”的教導主任,繼而又任“完小”的校長,後到縣教育局教研室任教研員。得益於豐富文化的滋養與現實生活的歷練,朱德發先生在此期間完成了自己原初性格的鑄造:開闊的胸懷、浪漫的氣質、豪放的性格和激盪的生命熱情。

1960年,朱德發先生以調幹生的身份考入曲阜師範學院。在曲阜師範學院就讀的四年裏,他在知識的海洋裏如飢似渴地汲取營養,並逐步將研究興趣定位於中國現代文學。畢業後,他因成績優異而被選派到當時的山東師範學院中文系任教。

“文革”結束後,朱德發先生以熾烈的激情、蓬勃的生命力擁抱着風和日麗的春天。此時,朱德發先生一直與家人分居兩地。在完全屬於自己的那間斗室裏,他為了探尋現代文學發展歷史的本來面目,閉門謝客,逐浪於文學的歷史長河中:白天,除了完成教學任務以外,就整日泡在圖書館、閲覽室裏,查閲發黃的歷史資料;晚上,便將自己反鎖在房內,認真研讀,直到深夜。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裏,他不僅改寫了自己過去的全部講稿,而且積累了大量的原始資料,為迎接學術的春天而作了充分的精神和知識上的準備。

1980年代初,朱德發先生

在充分積累和潛心研讀的基礎上,朱德發先生於20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開始潛心於五四文學的研究。他以《五四文學初探》(山東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引起學界的極大關注,一時成為五四文學研究領域執時學界之牛耳的風雲人物。此後,朱德發先生出版的具有影響力的著作還有:《茅盾前期文學思想散論》(朱德發、阿巖、翟德耀著,山東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該成果於1986年1月獲1983-1985年山東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中國現代文學史教程》(馮光廉、朱德發、查國華、姚健、韓之友、蔣心煥編著,山東教育出版社1984年版。該成果於1986年1月獲1983-1985年山東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中國五四文學史》(山東文藝出版社1986年版)、《新編中國現代文學史》(朱德發、蔣心煥、陳振國主編,明天出版社1989年版。該成果於1991年2月獲山東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三等獎)。

作為具有獨立追求的思想者,朱德發先生在繼承優秀傳統文化的基礎上又吸納了現代文化,逐漸涵養了學術研究上的啓蒙情懷。朱德發先生從事學術研究,並不是一味地讀死書、死讀書,而是將其作為個人思想的外化形式,這使他成為一個具有獨立思想追求的學者。從這種意義上説,我們把他稱為思想家也不過分。朱德發先生的思想,得益於“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啓蒙並逐步形成了獨特的思想體系,那就是以人道主義為本位、以辯證唯物主義為核心、以實事求是為旨歸、以現實問題為鵠的的思想體系。在20世紀80年代前後,朱德發先生之所以能夠順應時代思想解放之大潮,並在五四文學研究上有所突破,就是因其受到了這種思想的驅動並憑藉這種思想的支撐。其早期撰寫的在國內外有重要影響的學術著作,如《五四文學初探》《茅盾前期文學思想散論》,對五四文學和文化研究中的一系列重大理論原則、重要學術命題和著名歷史人物,率先作出了客觀、公正和科學的評價與研究,得學界創新風氣之先,產生了巨大反響,開闢了中國五四文學和文化研究的嶄新局面。對此,學者孫昌熙、魏建聯袂撰文,對之作出高度評價,認為這是“現代文學研究的新收穫”“其要旨在於解決五四文學研究中的一些重點和疑點問題”,而“該書的主要價值,正在於它對這些重點和疑點的突破”。這一系列富有創新性的思想,曾引起巨大的社會反響,甚至還一度受到一些質疑,而歷史的實踐證明,朱德發先生正是據此參與並引領了改革開放初期的思想解放運動,成為歷史發展鏈條中無法被忽視的重要人物。

朱德發先生的學術研究最早是從五四文學研究實現自我突破,後逐漸拓展到20世紀40年代中國文學。他在20世紀80年代初完成的《五四文學初探》《茅盾前期文學思想散論》,為他80年代中期撰寫五四文學史奠定了基礎。1982年,朱德發先生接受出版社邀請並被田仲濟先生認可,開始修改《中國抗戰文藝史》。領受這一重要任務後,朱德發先生夜以繼日地工作着,“全部增訂稿很快地出來了”。 他將8萬多字的原著修訂、擴寫到33萬字。對此,田仲濟先生認為,1984年出版的《中國抗戰文藝史》“是兩人共同的東西了,這個勞動是應該感謝的”。至於朱德發先生“代改”後的書稿,更是深得田仲濟先生讚賞:“以本人的新觀點充實他人的舊觀點,這是極為奇妙的、極為得人心的,也是最適宜的辦法,不能不説這是妙筆。”而這次“代改”,也為朱德發先生撰寫《中國五四文學史》作了很好的預演。

朱德發先生於1986年出版的《中國五四文學史》是關於五四文學的第一部斷代史。該書出版後,被學術界認為是“五四文學研究的新成果,是現代文學研究領域裏新的突破”。即便時過境遷,該書也依然被同行認為是“通過大量原始史料的蒐集、發掘、整理,運用歷時性與共時性雙向考察的研究方式,探討了五四文學運動的來龍去脈與演變軌跡,宏觀視野開闊,微觀考察精微,使得新時期第一部斷代史一問世便起點較高,引人注目”。該書的出版為朱德發先生贏得了廣泛的學術聲譽,也奠定了他在中國現代文學研究界作為一個“真學者”和文學史家的顯赫地位。這一具有開拓性的研究成果先於1988年2月獲1985-1987年山東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等獎,後於1995年12月獲全國高等學校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優秀成果二等獎。此外,朱德發等人編寫的《中國現代文學史新編》還於1989年12月獲1987-1988年山東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其獨撰的《論茅盾“五卅”前後的無產階級文學觀》於1984年9月獲1981-1983年山東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三等獎,由此受到了學術界的特別關注和好評。

這一階段,朱德發先生的學術研究成果相繼發表在國內文學研究的重要期刊上,其中就有刊發在中國文學研究領域的著名刊物《文學評論》上的《文學研究會“為人生”文學觀的基本特徵》(1984年第6期)。此外,他還在《文學評論叢刊》《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等重要期刊上發表了一系列具有學術影響力的論文。

學術之舟開始揚帆遠航的朱德發先生,一方面,他繼續着自己的學術研究,不斷實現着自我超越,併成為本學科同齡人中最早擔任教授的學者;另一方面,他還為整個學科的提升和發展殫精竭慮,並於1987年成為山東師範大學中國現當代文學的學科帶頭人。

尋燈“五四”,著作等身

20世紀90年代後朱德發先生的學術研究從20世紀80年代的關注思想研究向兼顧文學本體研究和文學主體研究轉型,代表性成果是在《文學評論》上發表的《評判與建構——新文學史研究主體思維的沉思》(1993年第1期)、《新文學流派研究的社會學方法》(1996年第4期)、《中國文學:由古典走向現代》(1997年第5期。該成果於1998年獲山東省劉勰文藝評論獎),以及在《中國社會科學》上發表的《五四文學文體新論》(與張光芒合撰,1999年第5期。該成果於2000年12月獲山東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等獎)和《論四十年代中國文學的世界化與民族化》(2002年第6期。該成果於2004年3月獲山東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等獎)等文章。

朱德發著作書影

在20世紀90年代,朱德發先生先後出版的代表性著作有:《中國現代紀遊文學史》(朱德發主編,山東友誼出版社1990年版。該成果於1992年12月獲山東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愛河溯舟——中國情愛文學史論》(朱德發、譚貽楚、張清華著,天津教育出版社1991年版。成果於1992年獲山東省文藝評論獎)、《20世紀中國文學流派論綱》(山東教育出版社1992年版。該成果於1994年12月獲山東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於1998年12月獲全國普通高等學校第二屆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成果二等獎)、《中國山水詩論稿》(朱德發主編,山東友誼出版社1994年版。該成果於1996年12月獲山東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五四文學新論》(山東文藝出版社1995年版)、《主體思維與文學史觀》(山東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該成果於1998年12月獲山東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三等獎)。

20世紀90年代前期,朱德發先生著述頗豐,其中的代表性著作有其主編的《中國現代紀遊文學史》和與人合撰的《愛河溯舟——中國情愛文學史論》。在專家看來,《中國現代紀遊文學史》的出現“標誌着這一課題作為中國現代文學史的一門元學科的誕生,因為我們從書中讀出了一門學科的容量、價值和邏輯體系。它結束了以往對這一課題的局部研究階段而上升到整體研究階段,結束了以往那種現象評論而上升為歷史科學”。而《愛河溯舟——中國情愛文學史論》這部近40萬字的著作,則以歷史的、文化的、哲學的、倫理的、民俗的、心理的諸多視角,對中國文學從遠古到當代的幾千年發展歷史中的情愛現象進行了系統的考察和評述。該專著被認為“首次疏通了三千年愛河”,並“突破了傳統文學史觀念,開拓了文學史寫作的新路子”,它“既歷時性地探索並描述我國情愛文學從古到今的數千年的演變歷程及其發展階段的基本特徵,又共時性地揭示並論證中國情愛文學的總體特徵及其規律,在史論兩方面,見出歷史縱深感,見出理論深刻性。這確實是一個新穎的構想”。朱德發先生的這些著作不僅填補了中國文學史研究的空白,而且標誌着他已經完成了新的自我突破,實現了由現代中國文學學者向中國文學學者的轉變,為其後來以歷史視角來審視20世紀中國文學的發展提供了參照。《20世紀中國文學流派論綱》便是這種思維發展的一個標誌。該書對20世紀中國文學流派的發展作了精到的敍述與辨析,捨棄了割裂、孤立的靜態考察,代之以整體化的動態觀照,對近百年來各文學流派的特質、形態和運行機制都作了相當細緻、客觀的梳理和評判。其吞吐世紀文學風雲時所展現出來的舉重若輕的從容性,給人以恢宏的歷史縱深感。這標誌着朱德發先生的文學史研究已經從斷代史研究向20世紀中國文學史研究挺進。

在20世紀90年代後期,朱德發先生親身經歷了現代文學史研究變化發展的幾個重要階段,其間的風風雨雨、喜憂得失,於他無不有切膚之感。在此基礎上,他又把思維拓展到了對文學史研究者和書寫者的主體思維及文學史理論的探討上,並從哲學的高度來建構中國現代文學史學,由此完成了學術上的自我超越。這方面的代表作是《主體思維與文學史觀》,學界認為,該著作“從研究者主體思維的調整入手來探索未來文學史的編寫,無疑是抓住了新文學史學的一箇中心問題,它不僅對新文學史學的學科創設與完善具有一定的理論貢獻,而且對文學史研究者站在世紀之交的時代高度對中國現代文學史進行反思與總結,也會提供較為切實的指導意義”。

朱德發先生的全部學術成果及其獎項,都滲透了他作為人文學科學者所具有的理性精神和人文意識,流溢着由自我獨立思考而產生的中國現代文化建設的光彩,成為銜接五四精神的又一文化鏈條。

朱德發先生極其重視學科建設。從1987年到2003年,他作為山東師範大學中國現當代文學的學科帶頭人,始終將學科建設作為頭等大事來抓,注重為青年學者搭建學術發展的平台,助力青年學者的學術研究不斷躍上一個個新台階。1991,山東師範大學中國現當代文學學科被山東省批准為省級重點建設學科;1998年,該校的中國現當代文學專業被國家學位委員會批准為中國現當代文學博士學位授權點;2001年,該校的這一學科又被山東省批准為“十五”省級強化建設重點學科;2003年,朱德發先生作為山東師範大學文學院的學術帶頭人,又實現了博士後流動站零的突破。這一切都表明,山東師範大學中國現當代文學學科的整體學術水平在以朱德發先生為代表的第二代學者的帶領下,已步入了國內同學科中的先進行列;2007年,該學科被評為國家重點學科,這也是山東省省屬高校文科至今唯一的國家重點學科。

朱德發先生在注重學科建設的同時,還非常重視教材建設和教學改革,並因此受到了好評。就教材建設而言,朱德發先生先後參編和主編的中國現代文學史教材達10多部。就其教學成果所獲獎項而言,1990年,“更新觀念是教學質量的關鍵”教學研究項目(朱德發、蔣心煥、韓之友等)獲得山東省普通高等學校優秀教學成果一等獎;1991年,“把社會主義政治方向作為培養合格研究生的靈魂”教學研究項目獲山東省普通高等學校優秀教學成果二等獎;2001年,“以教材建設為龍頭,全面帶動中國現代文學史教學改革的深入”教學研究項目(朱德發、魏建、李掖平、張光芒)分別獲山東省省級教學成果一等獎和國家級教學成果二等獎。

2003年,朱德發先生獲得教學名師獎

2003年,在朱德發先生獲得“國家級教學名師獎”之後,山東師範大學專門舉辦了“慶祝朱德發教授從教50週年暨榮獲‘國家級教學名師獎’座談會”,著名學者曾繁仁、範伯羣、魏紹馨等參加了會議。時任山東省委副書記王修智出席會議,專門向朱德發先生贈送了鮮花,並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感謝朱德發先生為山東省的教育事業作出的卓越貢獻。朱德發先生在座談會上也作了富有激情的演説,他説:“‘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我個人能有今天的榮譽,要感謝各級領導和各屆朋友的支持和關心,感謝時代為我提供的機遇和條件。‘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和改革開放的大好時代,為學術研究上的‘百家爭鳴’創造了難得的機遇,而新時期的政策更是確保了我在學術追求與創新中源源不斷地

獲得動能。在我的不少獲獎證書上,乃至‘國家級教學名師’的榮譽稱號中,都鐫刻着或藴含着這些‘無名英雄’的業績。對於我個人來説,評上‘國家級教學名師’並不意味着給我的文學研究事業畫上了句號,恰恰相反,它進一步激活了我的政治生命、教育生命和學術生命,進一步堅定了我‘生命不息追求不止’的信念和意志。”本次座談會之後,《山東師範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3年第6期)以《朱德發教授與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為題刊發了四篇筆談,高度評價了朱德發先生在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領域中作出的傑出貢獻。

名師,名家,名垂青史

2003年以後,朱德發先生從學科帶頭人崗位上退了下來,可其學術研究不但未隨其年

齡的增長而衰退,反而隨其閲歷的增加和思考的深入而進入了“逆生長”時期。在這段金色的歲月裏,他在《中國社會科學》上又發表了學術論文《現代中國文學史重構的價值評估體系》(2008年第6期。該成果於2011年獲山東省泰山文藝獎,於2016年10月獲中國現代文學研究會頒發的第四屆王瑤學術獎優秀論文獎);除此之外,他在《文學評論》上也先後發表了4篇文章:《現代理性話語:茅盾“人的文學”觀念建構》(2001年第5期。該成果於2002年12月獲山東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齊魯文化與現代中國文學關係的沉思》(2005年第1期。該成果於2007年7月獲山東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評倪婷婷<“五四”作家的文化心理>》(2007年第2期)、《現代中國文學研究三十年》(2008年第4期)、《評黃修己<中國現代文學發展史>(第三版)》(2010年第1期)。從1995年到2018年,朱德發先生髮表的、僅為中國人民大學複印報刊資料轉載的論文,便有29篇之多。

朱德發先生在這一時期,出版的代表性著作有:《跨進新世紀的歷程——中國文學由古典向現代轉換》(朱德發主編,明天出版社2000年版。該成果於2001年12月獲山東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三等獎)、《評判與建構:現代中國文學史學》(朱德發、賈振勇著,山東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世界化視野中的現代中國文學》(山東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該成果於2004年獲山東省劉勰文藝評論獎)、《20世紀中國文學理性精神》(朱德發等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該成果於2005年4月獲山東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穿越現代文學多維時空》(山東文藝出版社2004年版。該成果於2005年獲齊魯文學獎中的全優秀文學評論[理論]獎)、《現代中國文學英雄敍事論稿》(朱德發等著,山東教育出版社2006年版。該成果於2008年獲山東省劉勰文藝評論獎)、《朱德發序評集》(山東電子音像出版社2006年版)、《思維的飛翔》(山東友誼出版社2009年版)、《現代文學史書寫的理論探索》(山東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現代中國文學通鑑(1900-2010)》(朱德發、魏建主編,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該成果於2015年8月獲山東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等獎,於2015年12月獲第七屆高等學校科學研究優秀成果獎[人文社會科學]二等獎)、《朱德發文集》(十卷)(山東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為大中華 造新文學——胡適與現代文化暨白話文學》(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現代中國文學新探》(山東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等。

這一時期的《跨進新世紀的歷程——中國文學由古典向現代轉換》《世界化視野中的現代中國文學》《二十世紀中國文學理性精神》《現代中國文學英雄敍事論稿》等著作,則可以被視為朱德發先生在反思的基礎上建構新的文學研究格局的結果。作為具有人文情懷的文學史家,朱德發先生矢志於真理的探索,以“同情之理解”的方式,把作家作品及其文學流派投入歷史發展的長河中加以透視。這些著作或從歷史發展的軌跡中勘探中國文學演變的規律性;或在世界化的視野中重新闡釋現代中國文學所包孕的深厚文化底藴;或以理性的眼光來審視20世紀中國文學所具有的理性精神;或從仰慕英雄的情結出發,對現代中國文學的英雄敍事進行爬梳……都抉發了現代中國文學發展的內在規律,承載了他作為文學史家的人文情懷。

2008年3月,朱德發在學術研討會上發言

朱德發先生歷時四十餘年,矢志於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和文學史的建構,為該學科的建設做出了獨特貢獻,獲得了學界的高度評價。20世紀80年代以來,朱德發先生作為文學史家,其突出貢獻還表現在對文學史的不斷重寫上,從而不僅呼應了“重寫文學史”這一潮流,還以具體實踐使這一理論得以深化。他主編了《新編中國現代文學史》《中國現代文學史新編》《中國現代文學史實用教程》等多部文學史,這些文學史不但實現了對前人撰寫的文學史的超越,也實現了對其本人先前編著的文學史的昇華。其文學史書寫所呈現出來的“守成與出新的統一,繁富與精簡的統一,厚重與實用的統一”等學術品格,被認為是中國現代文學史教材編寫的新趨向。

朱德發先生提出“現代中國文學”命題後,他又與魏建先生一起組織了大型學術著作《現代中國文學通鑑(1900-2010)》的撰寫工作。該書以200萬字的篇幅,對現代中國文學進行了細緻的梳理與翔實的呈現,在學術界產生了較大反響,並獲得高校科研成果獎二等獎。由於把學術研究作為自我人生價值實現的一種方式,並將現代中國文學研究措置於現代中國文化建構的基點上,故而朱德發先生在做研究時既能入乎其中又出乎其外,在建構與解讀現代中國文學的過程中,將自己對中國文化建設的深入思考傾注其中朱德發先生的這種學術品格即便在其主編的文學史中,也時時得到了貫徹與落實。

朱德發先生敢於在歷史的關鍵節點上立於時代之潮頭,這既是其“真學者”風骨的鮮明體現,也是其“文化英雄”情結的自然外化。朱德發先生與魯迅先生一樣,都有“啓蒙”的文化情結,也都有“振臂一呼,應者雲集”的美好憧憬,因此,在21世紀之初,他專門梳理了現代中國文學中“英雄敍事”的發展脈絡,並把這種情懷傳遞給自己所指導的研究生,使《現代中國文學英雄敍事論稿》一書得以誕生。

人到暮年,朱德發先生依然沒有一絲“人生秋意”,而是繼續高揚其自我獨立的學術追求,對學術界的諸多熱點問題大膽地質疑、小心地論證。如他的《質疑“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以文學史舉證》,便是站在獨立的文化立場上,對人們彼時崇信的西方話語做了大膽的質疑,後榮獲《當代作家評論》2015年度優秀論文獎。

朱德發先生的現代中國文學研究從五四文學研究出發,然後又落足於五四文學研究,完成了學術人生自我辯證的否定之否定,這恰是其作為一個思想者,在治學之路上不斷精進的真實寫照。他在晚年對胡適產生了濃厚的學術興趣,相繼撰寫了一系列富有創見的論文,並於2016年結集為《為大中華 造新文學——胡適與現代文化暨白話文學》出版。該書既是他對研究對象的學術觀照與學術闡釋,也是他藉助研究對象來建構自我學術理想的實踐活動,寄託了朱德發先生“為大中華造新文學”的人文理想。至於他在生命即將走向盡頭的前數月所撰寫的《重探郭沫若詩集<女神>的人類性審美特徵》,更是藴含了他本人對學術和生命的深邃思考:通過迴歸自由創造的人生境界,發掘出個體性生命體驗與人類性審美特徵之間的

內在精神聯繫,進而彰顯了他作為具有獨立精神的思想者的特有風采。

朱德發先生不僅是一個真學者,而且還是一個“知行合一”的教育家。他於1951年從事基礎教育工作,後來在大學執教50餘年,先後為本科生、碩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授課,並指導博士後。其間,他親自指導的博士生有34名,聆聽過其“文學史理論”這門課程的博士生則有百餘人。從1999年到2017年,他給博士研究生完整講授學位課程,其授課的課時難以統計。他不僅注重強化學科建設,培養了眾多優秀的學者、批評家和多諸多行業中的棟樑之才,還形成了先進的教育思想和教育理念,在學科建設、學生培養、教學改革深化、教學內容創新、教學質量提高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優異的成績。

長期以來,朱德發先生始終堅持為博士研究生開設專業課程,用自己的生命激情點燃了無數青年學子追求真理的生命火把,使得學術的薪火在代際傳承中愈燃愈旺。朱德發先生高度重視學生培養,他指導的研究生的基礎並不都是最好的,但他不看重學生的出身與背景,更沒有什麼門户之見。在他眼裏,每個學生都是有“兩把刷子”的,每個學生都有着不可估量的發展潛質。正是基於這一認識,他注重培養學生高遠的學術志向和堅定的學術自信,從而使學生自覺地確立起自我主體性,為研究工作奠定堅實的基礎。在朱德發先生的精心培育下,他指導的研究生已經成為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界不可忽視的一支隊伍,對此,學界有“朱家軍”一説。據不完全統計,朱德發先生指導的研究生中,已經成為博士生導師的便多達10人,還有1人成為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

2014年9月,中國現代文學研究會、中國現代文學館、山東師範大學、山東省中國現代文學學會聯合舉辦了“朱德發及山師學術團隊與現代中國文學研究”學術研討會;《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也於2015年第3期推出了一組五篇文章,對朱德發先生的治學精神、師者風範以及其取得的卓越成就給予高度評價。

朱德發先生一生潛心於現代中國文學研究和教學,取得了驕人的學術成就和教學成績,被譽為中國現代文學研究界的“常青樹”、全國學術“勞模”,創造了“逆成長”的人生奇蹟:改革開放四十年來,他始終是站在中國現代文學學術前沿的領軍人物。他80多歲依然筆耕不輟,住院前40天還完成了富有睿識與激情的長篇學術論文,住院前10天,還抱病參加了魯迅研究的國際學術研討會並作了大會主旨發言!這恰好印證了筆者在1996年撰寫的《永遠的綠色》一文中對朱德發先生學術人生的素描:“生命歷程中展示着鬱鬱葱葱的綠色,又盛開出叢叢的鮮花,結出累累碩果,已經步入花甲之年的朱德發教授,仍然沒有一絲的人生秋意。在他的身上,我們看到的是那大海般的永不停歇的生命湧動,是那永遠都勃發着的生命綠色,是那永不滿足於一種綻放姿勢的生命之花,是那永遠力圖超越自我的生命之魂。”

2018年6月,朱德發先生最後一次參加學術研討會

2018年7月12日,依然富有創造激情和人文情懷的朱德發先生的“逆生長”之路戛然而止,他的那顆堅強的心臟停止了跳動。2019年5月4日前夕,“朱德發五四青年學術獎”設立;2020年5月4日,首屆“朱德發五四青年學術獎”評獎結束並向社會公佈。

編輯:劉   陽

終審:鞏   固

熱點新聞